2019年10月17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梦回童年

审核日期:2019-10-09 浏览次数:74 文章评论:0
作者:垓下楚歌

编者按: 挚爱家乡,情感丰富。

我是一个生在农村,长在农村,长大以后走出农村的孩子。这并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并且,我还要说,等我将来年迈之时,我还要回到那片生我养我的家乡。因为对于我来说,那里才是我的根······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副关于家乡的图景。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我的家乡模样,就是一排排低矮的房,错落有序的分居在道路两旁。屋后就是庄稼地,春天到了,绿油油的麦田一望无垠,春风拂过,总有一些不知名的野花被吹落在田间小路上,给乡间增添了些许仙境。 

五月的淮河两岸,天总是蔚蓝,空气中弥漫着热气,金黄的麦田随着滚滚热风掀起一层又一层的麦浪,一眼望去,到处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一年的收获就从这里开始。这一系列生动的场面,倒回三十年前,在人们的心里,能顺利地把麦子收到家,就意味着不再为全年的口粮而发愁。

这几天清晨,总是被布谷鸟的叫声唤醒。“割麦啦、割麦啦”,一声声,一阵阵,伴着这急切的呼唤声,思绪一下子就回到了童年时代在麦场上玩耍的情景。铺满麦秆的场上,拖拉机拖着磙石,尽情地在麦场上欢唱。大人们把麦秸一层层堆成垛,在孩子们的眼里觉得是那么的厉害。脱下来的麦糠加上麦粒集中成堆,借助风速才能扬麦子,没有风的时候他们就停下来歇息抽支烟。那时候最怕的就是帮大人张口袋装麦子,一股土腥味,还要忍着一口袋一口袋的往里装。趁天还没黑,全家老少争分夺秒的把干净的麦子装进口袋堆放起来。晚风习习,空荡荡的麦场就成了孩子们的游乐场。

      在我家南边不远处,则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鱼塘,那也是我记忆很深的地方,说实话,之所以记忆深刻,是因为我与儿时的伙伴们总是在那里偷偷地钓鱼,被养鱼人发现后,便迅速拿起鱼竿,以及刚钓上来的鱼儿,四处逃窜而去,只留下养鱼人叫唤的声音。但我们始终是顽固分子,只要有机会,便会三五成群或者独行,偷偷地靠近鱼塘,有时候用芦苇做掩护,有时候干脆趴在草丛中,伸出一根鱼竿,静等鱼儿上钩,但养鱼人的眼光始终是那么敏锐,终究会发现。有一次,我骑在一棵歪倒在水面上的柳树偷钓,全心贯注的我,突然被身后养鱼人的吼叫声,吓得连同鱼竿一起掉进鱼塘,从来没有下过水的我,吓得面目改色,连喝几口水,被养鱼人救起后,惊慌失措地连声说”不要告诉我妈妈,下次我不敢了”。也就是因为那次的落水,让我至今还是一只不会游泳的“旱鸭子”。

    时光飞逝,转眼间已步入知命之年。现在回想,觉得偷钓鱼多少是件不光彩的事情,但是说实话,如果儿时的伙伴再次约起,我仍会与他们一起再做个偷钓者,再被养鱼人追赶一次。可是,现在有时间,有精力,甚至还有一片无人看管的鱼塘摆在眼前,却再也不会重现儿时的游戏啦!

关于家乡,我脑海中还有很多的景象。傍晚时分,柔和夕阳,绚丽晚霞炊烟袅袅,还有远处断断续续的犬叫声,仿佛构成一副优美的画卷映在眼前。家乡美丽的景色还有很多很多,都在那片土地上生长。夜深人静,慢慢的回想着家乡的美景,心中有愉悦,但眼角却莫名的湿润起来,心中的苦与乐,怕是只有自己明白。我是一个恋旧的人,对家乡更是一种依恋。用最深情的比喻来安慰一下我的思乡之情,我就像一只在天空中飞翔的风筝,虽飞在天空,但线总牵在家乡的那头,不曾改变,永远不会改变!

 

版权作品,未经《中文诗歌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编辑人:亦然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评论(74人参与0条评论)
最新评价

垓下楚歌

发表作品:139 篇

注册时间:2016-10-31 18:56

作者等级:秀才 作者积分:444

发送消息加为好友
查看作者的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