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0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有声----《秋思》

审核日期:2018-12-06 浏览次数:62 文章评论:0
作者:木鱼的人生

编者按:一首好诗,如何称其为“好诗”,至今未明。但总而言之,诗是有格调的,意境的,有感情的,情致才意真。一首诗用感情去写,才会成为一首好诗。能唤起读者的参与,需要读者在阅读时调动自己的思维来填补诗歌中的空白,使人感到回味无穷!“没有感情这个品质, 任何笔调都不可能打动人心。----非常感谢这期精彩诗评的梦阳老师,为我们解析,散发光彩。下期再见!

秋思

文/晓风


叶落秋山冷,征鸿唳夜天。

拜求传口信,早晚衣层棉。



【点评】一朵淡云就如一卷淡雅的丹青,一叶红枫就似一阕婉约的宋词,即便是一声雁语氤氲着淡淡的禅意。在这个诗意浓郁的秋色里,一草一木都有抒不尽的情,那情总在作家的想象里,总在诗人的感悟里。也是面对秋日,诗人晓风从中感悟到了什么呢?那就让我们涉足他的“思”念的河流,品味一下她的思念吧。思念很玄。若是彼此思念,自然幸福无限;若是单向相思,也许哀愁满满……不管怎样,人总免不了思念,自然,也就免不了会有情愁。你看,晓风在这“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 (王维《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之际,却不看那“秋雨一何碧,山色倚晴空”(方岳《水调歌头·平山堂用东坡韵》),而是满目的“叶落”,竟至于感觉“秋山冷”,此处为“秋山”着一“冷”字,真让人不禁心中蓦寒,当然,也让读者暗叹其炼字之妙存乎一心,而这一字的捏拿可谓巧到分毫,却又毫无雕琢之痕,所谓“平淡而到天然处,则善矣”(葛立方《韵语阳秋》),然而,就在读者还在为之啧啧之际,诗人又镜头般推出一组特写:征鸿唳夜天。一下子把我们的视线从远山牵到了高天,只见一抹鸿影,正背着幽蓝的夜天划过,间或一声喑哑的呼唤,唤谁呢?诗人没说,我们也不知道。只是至此,诗由静转动,可谓是动中有静、静中有动了,自然,整个画面便活了起来,似乎开篇突兀起来的肃杀之气淡了很多,生机也慢慢滋养出来了。这也便有了“吟咏之间,吐纳珠玉之声;眉睫之前,卷舒风云之色”( 刘勰《文心雕龙·神思》)之感。然则,诗人突然笔锋陡转:“拜求传口信。”只此一转,便是天上人间,而“我”也从文字的背后慢慢现身,同时,也给人以一波三折之感,所谓“不大转则不大快”者也,然而,这一转真真转动读者愁肠,此情此景,人间一切相思者恐怕无不深受触动,都盼着飞鸿传音啊,至此,诗人言道:“早晚衣层棉。”可谓是“神余言外”(陈延焯《白雨斋词话》),一言胜过千万语,什么也不说,而又似乎什么都已经说尽了……实乃一切尽在不言中,不言中,一位思夫的少妇形象慢慢“立”了起来,“她”虽然没说出自己的思念,却又无处不是思念,这才是“妙手偶得之”,要知道,“赋诗必此诗,定知非诗人”,(苏轼《书郡陵王主薄所画折枝二首》),这也正应了宋人魏庆之在《诗人玉屑》中所言“思之愈精,则造语愈深也”。 也许我这样评论其实根本没着诗家之“道”,然而,毕竟“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维摩诘经》,我且如此“解”吧,“解”之余不放赘言一句,似乎“拜求”一语不够清新,虽然是为了表达内心之渴盼之深,但似乎有刻意之痕。未知以为然否?(梦阳)
                                                                                                          

编辑人:木鱼的人生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评论(62人参与0条评论)
最新评价

木鱼的人生

发表作品:97 篇

注册时间:2017-10-24 20:25

作者等级:童生 作者积分:1638

发送消息加为好友
查看作者的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