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1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迟到的同学会(散文诗)

审核日期:2018-12-02 浏览次数:33 文章评论:1
作者:船工

编者按: 缅怀逝去的青春岁月,情深意浓。

一条微信,一个电话,

七一(1)班的老同学们,

相约来到了五山堰河农家乐。

弹指一挥间,

四十五年过去了,

老同学们见面了,

今昔沧桑已巨变。

你看我头发花白了,

我看你时眼睛花了,

我们都离不开老花镜了。

你看我槽牙没了,

我看你门牙掉了,

我们都老掉牙了。

你看我腰弯了,

我看你背驼了,

当年的帅哥美女不知道都到哪里去了。

姓和名对不上了,

名和人联系不到一起了,

如果不是聚会,

在路上谁恐怕也不敢叫谁了。

因为彼此的变化太大了。

 

同学们相互作了介绍之后,

已近正午。

午餐已经备好,

白酒红酒饮料,

餐具已经放好。

便宴上,

同学们不再问收入,

不再问仕途,

张局长李科长老同学大家都一样了。

话题多是子女孙辈,

问的多是健康,

因为大家都做爷爷奶奶姥爷姥姥了,

个别同学已经奔太了。

 

寒喧的话题也离不开当年,

便宴上推杯换盏,

几杯酒下肚之后,

老张头开始说话了:

班花呀!我当时哎……

打住,打住。

刘哥叉开了话题。

一场群口词般的表演拉开了帷幕。

同学们,你们可曾记得我们也有当年,

那时候我们风华正茂。

曾记否:

每年正月我们也像大人一样,

张家走李家串好不逍遥。

曾记否:

那时候我们学工学农,

一起上山给学校砍柴。

凌晨两点,

领队的同学把我们从梦中叫醒,

我们匆匆的吃过早餐,

扛着钎担背上干粮打着手电筒,

披星戴月的出发了。

最难忘的是我们女生偷吃农户的板栗被老师发现,

老师没有做过多的批评,

只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怎么女生比男生还好嘴呀!

这句话已让我们无地自容了。

曾记否:

我们一起去檀树湾参加双抢,

上午的劳动我们挥汗如雨,

中午,生产队里食堂里黑木盆里装满了大块大块的鸡蛋掺粉丝,

我们女生早已饥肠辘辘却又欲拣又止。

午饭后我们到殷家柳扒午休,

哪里是午休,

那简直成了野孩子的乐园。

属猴的女生简直比男孩子还疯,

蒙着双眼,从桐树这个枝头跳到那个枝头,

把一群男生也逼得从五尺高的树枝上往下跳。

曾记否:

为建设学校我们自力更生,

一起搬砖扛椽子放檩子。

在九亩沟的山坡上,

天刚蒙蒙亮,

战斗就打响了。

男生们的锯子唰唰的响,

一棵棵高大的松杉应声倒下。

女生毕竟是女生,

我们只有掐尖截枝的份。

同学们齐心协力,

把一棵棵树从山顶山腰掀到山的脚下。

哎!现在不说让我们亲自参与,

就是让我们去看一看的勇气也没有了。

现在想起来还足以让我们后怕和自豪。

 

当然,我们也不是省油的灯,

也没让老师少操心,

男生在教室里打打闹闹是家常便饭,

女生们给老师起绰号,

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住学习班啦!

因为那是文革后期,

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余味未消,

说革命话,当革命人,

干革命事那是必须的,

就连理发也要理个大海航行靠舵手,

红太阳光辉照全球。

 

哎!值得回味的场景太多了,

一个毕业典礼打散了我们这个群体,

一张毕业照让我们带着各自的梦想各奔东西。

 

不自不觉太阳已近西山,

走,同学们,我们一起到茶园里走走,

亲近亲近大自然吧!

我们迎着夕阳,

沐着晚霞徜徉在茶园的小径上。

 

在茶园尽头的老槐树下,

背靠百日山风景区的石屏,

咔嚓!我们来了一张迟到的合影照。

是啊!为了儿时的记忆,

我们两鬓斑白相聚到了一起,

又有了欢声笑语。

面对这渐白的银丝也燃起了我们对生命的敬意,

同学们互道保重。

 

当年的小诸葛诗兴大发,

面对夕阳他逆李商隐的登乐游园·夕阳无限好,

只是近黄昏,即兴咏道:

日过正午近西山,

东升西落纯自然。

晚霞何须媲朝晖,

苍茫暮色更壮观。

 

是啊!暮色苍茫更壮观,

让苍桑岁月随风去。

愿上帝再给我们四十年,

相约2058,

一个都不能少,

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注:2018.12.01为纪念45年老同学聚会而作

编辑人:亦然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评论(33人参与1条评论)
最新评价

船工

发表作品:69 篇

注册时间:2018-11-11 22:34

作者等级:童生 作者积分:78

发送消息加为好友
查看作者的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