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17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论诗的“空灵”

审核日期:2018-03-23 浏览次数:198 文章评论:0
作者:茂华正梅

编者按:空灵,诗歌的空灵,本谈到空间,这不完全确切,读者须自己辨析!

烟之外 在涛声中唤你的名字而你的名字 已在千帆之外 潮来潮去 左边的鞋印才下午 右边的鞋印已黄昏了 六月原是一本很感伤的书 结局如此之凄美 ——落日西沉 你依然凝视 那人眼中展示的一片纯白 他跪向你向昨日那朵美了整个下午的云 海哟,为何在众灯之中 独点亮那一盏茫然 还能抓住什么呢? 你那曾被称为云的眸子 现有人叫作 烟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我怎么就写不出来一首像洛夫一样的作品呢? 你看人家写得多空灵? 我看一个根本原因是我们离诗太近了。 没有距离,就没有空间跳跃。 我们想写一首诗后,一上来就紧咬主题,人家是在离主题十里之外炼造意境。 ”在涛声中唤你的名字而你的名字在千帆之外” ”涛声—— 千帆之外” ”千帆” 一下子跳多远 ?比千里之外要远的多,要形象得多,一帆与一帆之间有多远,够你想象的了。 要我们写,可能写成“在江上呼唤你的名字,你已经在千里之外”,那样就太实了。 ”潮来潮去 左边的鞋印才下午 右边的鞋印已黄昏了” 我们可能写成“我在江边走来走去,从下午走到黄昏” 上一句在空间上,下一句在时间上,洛夫的写法就比我们留白更多,留给读者的回味更多。 下面这句“六月是一本很感伤的书 结局如此之凄美 ——落日西沉”,是告诉读者时间和情绪的。 ”六月” 是时间,” 感伤” ”结局凄美” 是情绪,如“落日西沉”。 我们很可能写成“在这个六月的黄昏,因为你的离去,我心中的感伤油然而生,如日落西山”。 “很感伤的书”,一个“书”字,把情绪渲染到极致。 把”感伤”与“书”这个名词结合,又是一个一般人不可能完成的跳跃。 第二段与第一段之间留的空间是颠覆性的。 ”你依然凝视 那人眼中展示的一片纯白” 一下子就把我们打懵了,找不着北。 时间,空间,与上一段连不上来,全被打乱了。 ”他跪向你向昨日那朵美了整个下午的云” 这一句,繁复到”混乱”的程度,像绕口令,把读者绕得没有了方向感。 直到把后面的句子读完,也不太明白作者到底是写的是海,还是云,还是烟? 海哟,为何在众灯之中 独点亮那一盏茫然 还能抓住什么呢? 你那曾被称为云的眸子 现有人叫作 烟 要说上一段我们还可以用习惯思维解构,下一段就完全颠覆了。 我们想仿造一下都没有了可能。 上一段还可以看得见摸得着,下一段完全是虚的。 实际上,按照我的理解,作者整首诗都在渲染情绪。 “茫然”、“凄美”。 这首诗,留给读者宽泛到极致的想象空间,需要借助于读者的“再创作”去完成解读。 或许,一百个读者就有一百种解读方式。 这就是“空灵”,好比一间大到不能再大的房子,里面全部装着诗意,让人读过后,永远有一种“余音绕梁”的音效。 空灵是诗的胆。你有多大胆,就会留给读者多大想象空间,就会有多空灵。 这篇短文,是我个人的心得,不一定是对洛夫先生的诗的准确解构,供大家斟酌。
编辑人:漠沙利亚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评论(198人参与0条评论)
最新评价

茂华正梅

发表作品:183 篇

注册时间:2018-02-09 08:57

作者等级:秀才 作者积分:366

发送消息加为好友
查看作者的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