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8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他们

审核日期:2018-02-13 浏览次数:91 文章评论:0
作者:茂华正梅

编者按:作者表达了某些人的生活

他们痛苦和狂欢,处于矛与盾之间 

在怀念曾经的,死去的,从未存在的自己 

为早已过去的事愤愤不平 

梦见多年前站在星空下,或躺在海上,行走或者仰泳 

以前梦寐以求过的:钞票、异性、一大堆食物、香烟和白酒,现在依然怀想 

他们像输了的赌徒,总想把骰子重掷一遍 

像小孩一样拍手:”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他们的脸被悲和喜的表情折叠 

沧桑就是这么来的,失落也由此而来 

但是他们否认自己是赌徒,从来没有认下过账 

他们即将归土,还在怀想黄昏恋 

像落日在山脊上回光返照?


 他们在跳,在唱,在吼,在喝酒,在摔酒瓶 

如果把时空搓圆,而且有弹性,他们把会

它当皮球踢来踢去 

他们任性地让饱满的臀不住地扭摆 

乐到极致时的喘息和呻吟,柔婉而煽情,温和而热烈 

曲子是随手拈来的玩偶,玩腻后便丢弃,像扔掉一块西瓜皮 

现在,快乐已经深入街巷,大妈在朝熟人招手 “来嘛!

大家在跳舞,你也来跳一曲嘛!” 

这就是文明在开花,越来越为普众掌握,连动物都合拍人类的节奏 

“豆豆,乖!来一个电臀。” 

“阿虎,来!跳支舞给阿姨们看看。” 

藏在浮华背后的,是时光被剪断后留下的一地碎片 

它在风中翩翩起舞,闪着金色的光


他们从面包车鱼贯而出朝水边走去 

恰像打开一盒鱼罐头,鱼得到解放,重新回到水里 

这是五月,河水还有些微凉 

他们像身上着了火 

比一条鱼更渴望被水拥抱,或者水渴望拥抱他们 不用说,是因为这时代的缘故 

这时代让激情失调,夭折多少雄心,许多计划胎死腹中 

让他们喝太多酒,而又有太多焦虑要让酒焚烧,然后用水冷却 

他们眼是红的,眼珠像太阳的黑子,透着蜂窝煤赤红的光 

水和天在醉眼中是倒置的 

太阳墨绿,河水金黄,他们都成为色盲 

他们让水淹没脖子,大张着嘴,用牙齿咬着浪花 

浪花也用尖利的白牙和他们对咬 

这错觉如此美,比真实更美 4 他们备足食材和酒,佐料,烧烤架是租来的 

残阳还很腥,像撕裂的天空溅射一抹血 

他们席地而坐,男人脱掉T恤光着膀子,加上女人 

构成马奈《草地上的午餐》画面 

第一缕羊膻味钻进鼻孔,就点燃了男人们的肺腑 

他们谈酒,谈女人,说,女人和酒都是烈性好 

要56度以上的老白干,少于这个度数没劲,啤酒只用来漱口 

几杯老烧就着嫩生的羊肉串下肚,女人被他们忘得干净 

眼中只剩迷离的光和影 

伴随着辛辣的酒嗝,是电报似的简短字句 “哥们,喝!

今天,不喝醉,对不起,哥们 女人,他妈算个啥?

跟咱,哥们儿比,啥也,不算!” 

他们都喝趴了,被女人扶上车,由女人代驾 

但眼里没有女人,只有迷离的光和影 5


他们坐索道,一眯眼就穿越到山顶 

再回首,刚才仰视的群峰已伏在膝下,像刚长出地面的青笋 

内心有一种突如其来的宁静 

自己这么大,世界这么小,而山脚下的同类像蚂蚁 

半山腰还有许多蛆虫顺着石级往上爬 

从道口吐出一张张潮红的脸,像烟圈一样消散 

它们给时间最好的注脚 

光阴像银屑病人,用零碎包裹着巨大的内核,不断有粉尘掉落

 人类之上,机器之下,光阴似箭在中间穿行 

每个人都在POS机刷光自己,走到尽头 

纯正的,邪恶的,暗淡的,明泽的,他们 

无论怎样行走,都无法趟过他们本身,无法在过程中看清自己 

似他人如草芥,如微尘,如巨婴,如庞然大物,并且随时修正 

他们坐吊笼到山顶,有如此感触

编辑人:赵守连李桂春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评论(91人参与0条评论)
最新评价

茂华正梅

发表作品:220 篇

注册时间:2018-02-09 08:57

作者等级:举人 作者积分:406

发送消息加为好友
查看作者的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