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05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水校的青葱岁月

审核日期:2020-08-01 浏览次数:38 文章评论:0
作者:唐艳梅

编者按: 缅怀逝去的青春,意境逼真,感人肺腑。

读完高中以后,我进入了学生生涯的最后一个母校:江西省水利水电学校读中专。在那里,我度过了两年快乐时光 

           学校在省城南昌的北郊,就在赣江边,和城区一江之隔,站在八一桥上可见“水校”两个大字,那是学校的简称,两个大字用钢铁焊在教学楼顶。学校占地面积不大,除了绿化的休闲区稍少以外,教学楼、食堂、宿舍、图书室、小操场、教师生活区等倒也一应俱全。

1993年9月我来到水校,那年和我一起来到水校的还有班里其他45位同学,我们班的名称为“9301”班——93届大中专班。班里一共有九个女生,我是其中个子最高的一个。

没有了高中紧张的升学压力,青春年少的同学们大多像飞出鸟笼的小鸟,在水校这块小小的绿地上自由飞翔,除保证完成基本的学习任务外,课余生活可谓丰富多彩。

(一)分寝室

早在同学们到学校报道之前,学校就已经给大家分好了寝室,寝室里摆放了4张上下铺的床,共有8个床铺,每一个床铺上贴着床主的姓名。刚开学时我们班来了8个女生,不多也不少,刚好是8个人,大家就正好住在一起。刚到新的环境,大家都不熟悉,寝室里床边贴的名字帮大家加速了熟悉度。

“杨桃花”——“人面桃花相映红”,桃花盛开,美好的春天已经来临。

“薛萍”——“荷侧泻清露,萍开见游鱼”,一塘碧绿的浮萍,鱼儿在水下游来游去,给炎热的夏天带来一丝清凉。

     “唐艳梅”——“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大雪纷飞,却有数枝寒梅傲雪开放,送来缕缕幽香,告诉我们,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刘冬莲”——“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冬日,满塘莲叶虽已枯萎凋落,但有根根莲梗直立于枯塘之中,看似萧瑟,实则蕴含无限生机,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美与韵味。

“聂丽芹”——“紫青莼菜卷荷香,玉雪芹芽拔薤长”,一片根茎雪白、叶子碧绿的春芹长势喜人,给生机勃发的春天增添了别样的美丽。

“王艳君”——“花中真君子,风姿寄高雅”,盛开着艳丽的橘黄色花朵的君子兰生机盎然,带来了早春的气息。 

同寝室的八位同学有六位的姓名与植物有关,这难道是父母们取名时的共识?!寝室里还有两位同学的姓名与植物无关:“肖慧丰”、“肖玲玲”,“两肖”,一样的很有特色。大家很快因为这些特别的姓名而熟悉起来。

上了一段时间的课,班上迎来了最后一位女同学——胡志英。因本班寝室已满,她与别班同学一个寝室。

第二年,学校新建了女生宿舍,我们要搬入新的寝室。

和别班同学一个寝室的胡志英同学提出自己也是班级的一份子,要和本班同学住一个寝室。一个寝室最多只能住8个人,而我们一共有9个人,谁都不愿离开,怎么办呢?大家很快就想出了一个完美的办法:抓阄。做9个阄,1至9进行编号,抓到“1”至“8”的在本班寝室住,抓到“9”的出去与别班同学一起住,制阄的同学最后抓。

肖玲玲同学抓到了“9”,这个甜美腼腆的女孩当时急得快要流下泪来,我们其他八人则沉浸在幸福和快乐之中。我虽很同情肖玲玲,但我也不想和这些朝夕相处了一年的同学分开,只能对她说一些安慰的话。

离开水校虽已多年,我时常还会想起当年我们入学进寝室和第二年抓阄分寝室的情景,想起同学们那一张张年轻红润的脸庞,每念及此,笑容都会爬上我的脸颊。

(二)军训

一进学校,迎接我们这些新生的是为期半个月的军训,虽已是初秋时节,但每天还是烈日炎炎、酷热难耐。军训的教官是些年轻的军人,虽然比我们大不了几岁,但教得非常认真,对我们这些新学员要求严格,同学们个个汗流浃背,又热又累。好在同学们大多来自农村,从小就在炎热的暑假和父母一起干惯了农活,每天的训练都还能坚持。

白天结束训练,晚上还有活动,经常是唱军歌。肖慧丰同学有个表亲比我们早一年来水校读书,听她说军训时有一天是要不打招呼半夜紧急集合的。晚上回到寝室,衣服上一股汗馊味。我们军训发了两件上衣,一条长裤。上衣每天都可以洗换,因为怕晚上紧急集合,很多同学晚上不敢洗裤子,怕到时没有穿,还有的同学晚上洗澡以后直接穿好训练服,等候那不知什么时候到来的紧急集合。

我和同学们一样,也在等待那个紧急集合任务的到来。从军训开始,我一直坚持不洗长裤,但长裤穿了十来天,已经脏得不能再脏了。那天晚上,我怀着侥幸心理洗了长裤。可就是那么凑巧,偏偏那天晚上在睡梦中就听到了紧急集合的哨声。

学校晚上十一点钟寝室是要断电熄灯的。一听到哨声,同学们都醒了。就听这个说皮带不知哪去了,那个说袜子找不到了,又有碰倒椅子的声音,同学们在黑暗中乱着一团。

我更加狼狈,长裤还是湿的,没法穿,我好不容易摸到了一条及膝的裙子,裙子是白色的,可能会比较显眼,但我也别无他法,就直接套在腰上,扎上了皮带。鞋子也不知被踢到哪去了,慌乱中找到了拖鞋。楼下的哨声越发吹得急了,好几位同学已准备妥当下楼去了。杨桃花、薛萍两位同学也在替我着急,不停地问我,“好了没?”我已顾不得许多,穿着裙子和拖鞋加入了集合的队伍。

紧急集合的任务是跑步六公里,从学校出发,跑步至赣江大桥返回。我也不知自己怎么有那么高的技术,虽然穿着拖鞋,我跑起来竟然毫不吃力,可以很轻松地跟上队伍。

回到学校,同学们列队,教官训话。他开始了洪亮的训话:“今天的紧急集合拉练任务,我们班总体完成得不错,但也存在一定的问题。如有的学员穿着裙子跑步……”我懵了,本以为夹在同学们中间,在昏暗的路灯下,教练不会看出来。教练虽然没有点名,但我当时真希望有一条地缝,我可以钻进去。好在教练口下留情,没有点出“这位学员还穿着拖鞋跑步”。后面教官再说了啥,我就一句也不记得了。

我军训穿裙子跑步的事一直是我们寝室的一个笑谈,同学们老憋着笑问我:“唐艳梅,你当时穿着裙子和拖鞋,都能跑得那么快,你是怎么做到的!?”我也没法回答,就和她们一起哈哈大笑。

现在想起这件事,我一个人也在笑。

(三)买鞋

学校每个星期三下午没课,休息半天。一个星期三的下午,爱美的杨桃花同学想要购置一双鞋子,寝室里一下就有好几个同学呼应,要陪她一起去上街。

我们一行四人一起乘坐公交车来到市区的一个市场。市场里琳琅满目,有各种商品。杨桃花很快就选中了一款鞋子:雪白的鞋面,雪白的鞋带,鞋帮适中,不高不低,虽是人造革的面料,但看上去显得很高档,是一双精致小巧的平底休闲鞋。老板拿出一只鞋子给杨桃花试穿,上脚效果果然很好!老板看出我们是学生,在价格方面优惠很少,最低价咬定二十元。 在当时,二十元可是我们小半个月的生活费呢。杨桃花同学实在是太喜欢这双鞋子了,咬咬牙掏钱买了下来。老板把鞋子装在鞋盒里交给了杨桃花。货银两讫。

我们提着新鞋继续逛市场。看到杨桃花买了好看的新鞋,同学们的兴致很高,都要她马上换上新鞋,杨桃花也不推辞,拿出新鞋就准备换上。意外发生了:买来的是两只一模一样的鞋,是同一只脚穿的两只鞋!同学们都庆幸还没有回学校,要不然还得回来换鞋。

我们很快回到鞋摊,告诉老板他拿了两只一样的鞋给我们,并希望他给我们换成一双鞋。老板看都没有看那双刚卖出去的鞋子,说,我这的鞋子都是一双一双的,怎么给你们换?我们据理力争,说不换鞋也可以,那就退钱给我们。可是不管我们怎么说,老板都无动于衷。 我有些急了,用南昌话又对他说了我们的要求,但他还是不理不睬。

同学们都很气愤,决定找市场管理人员主持公道。我们在市场里兜了好几圈,好不容易找到市场管理人员,向他说明情况,可管理人员却说,这事他们管不了,如果我们要维权,得找消费者协会处理。一问消协在什么地方,我们都不太认识该怎么走,同学们有点泄气了。

想到今天发生的糟心事,想到那个趾高气昂的鞋摊老板,看到这个推诿扯皮的市场管理人员,我越发愤怒了!我坚持想要去找消协解决问题。同学们气馁了,决定返回学校。杨桃花反过来安慰我说,她要把鞋子放在床头,让自己时刻记住这个教训,以后还要珍藏这两只鞋子,留着纪念。

这件事发生以后好几年,每当想起,我心里都五味杂陈,有对社会的失望,有对人性的失望。我也很感谢我的同学们,是她们的忍让和不计较,帮助我慢慢接纳社会和人性的不完美。

                  (四)大合唱

在毕业的那一年,学校以班为单位,组织爱国主义歌曲大合唱比赛 ,我们班的参赛曲目是《我的祖国》。同学们兴致勃勃,积极参加排练。我虽五音不全,一则我是个集体荣誉感很强的人,因为是班级集体活动,所以练得很卖力。二则我很喜欢《我的祖国》这首歌曲。每当唱起这首旋律优美的歌曲,就会热血澎湃,爱国主义情感高涨。唱到“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时,恨不得扛枪上战场与敌人决一死战。

大合唱分成男生部和女声部,不记得指挥是谁。排练的前期同学们是不用站队形的,自由站位。

有一天下课后,同学们例行排练,我身边站的是杨秀根同学。别看这位同学的姓名里有一个“秀”字,他可是一位男同学。当指挥老师说到“女声唱”的时候,我开口大唱。就听身边的杨修根同学轻声地对我说:“唐艳梅,你是女的吗?你怎么也唱了?”我斜了他一眼,没有理他,继续练歌。

晚上回到寝室以后,想起练歌时杨秀根同学说的话,我义愤填膺,他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呢?我怎么就不是女的啦?我气不过,复述了白天练歌所发生的事,要同学们评评理。同学们却没有什么反应。只有温婉的胡志英笑着发声了:“你和男同学们打成一片,多好啊,他们这是在和你开玩笑呢,我是羡慕都来不及啊!”胡志英的话不见得多有道理,但我听了后,怒气顿时降了下来,心里一下就不再怪杨秀根同学了。

那次大合唱我们班没有得到名次,但同学们都积极参与,在排练之余畅谈欢笑,欢快的笑声回荡在教室里,回荡在我的记忆里,这才是比得到什么名次都重要的啊!

两年的水校生活多姿多彩。图书室里总有同学们看不完的闲书;晚上的卧谈总有聊不完的话题;为考试和补考焦头烂额、挑灯夜读;为校排球赛倾尽全力、努力训练;赣江涨水,全校师生共防洪;外出见习,自由放飞;临近毕业,同学们泪撒毕业宴……这一桩桩一件件,在岁月的打磨中,无不变成了美好的回忆!

离开母校已近三十年,水校的青葱岁月一去不复返,母校早已异址并升级为“江西水利职业学院”,同学们各自在生活的道路上奋力奔波,曾经乌亮的黑发中或已隐藏着点点白发,还有两位同学因意外已离开这个世界。

岁月流逝,时光不再,相见时,我们是否还是那个少年?

版权作品,未经《中文诗歌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编辑人:亦然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评论(38人参与0条评论)
最新评价

唐艳梅

发表作品:24 篇

注册时间:2019-10-07 20:54

作者等级:布衣 作者积分:77

发送消息加为好友
查看作者的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