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6月07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草原上的吉丝汀娜

审核日期:2020-05-18 浏览次数:83 文章评论:0
作者:晗蕤
[推荐作品]

编者按:牧民一家的现实生活写照!诗围绕着阿栓、吉丝汀娜和诺尔丹一家人的游牧生活而展开!诗质朴,现实!能震撼读者心灵!推荐!欣赏!

(一)清晨
草原上的天
亮得格外早
比山林和村落里
还要冷
清晨的飞鸟
唤醒了
草原的第一位主人
在露珠的陪同下
觅寻在帐篷的周围
等待着
吉丝汀娜
呼唤自己的名字
(二)阿栓
阿栓是
吉丝汀娜最好的帮手
乌黑的外表
掩不住
健壮的条形肌肉
一双聪灵的眼睛
闪烁着
无怨的忠厚
长期的合作
已成了习惯
吉丝汀娜喊一声
阿———栓———
撒了欢的阿栓
熟练地打开
羊群的舍栏
(三)出栏
焦急的羊群
潮水般涌出舍栏
在头羊的带领下
很壮观的向着目的地
搜寻追去
(四)赶去
得意的阿栓
谦虚地
回到吉丝汀娜的身边
看着她
背上先一天准备好的行囊
干粮、水、小帐篷、奶粉
刀和猎枪
还有刚满一岁的诺尔丹
一同向羊群的方向
匆匆赶去
(五)诺尔丹
诺尔丹是
吉丝汀娜的儿子
他的爸爸
因病远离了草原
暂时
他觉不到将来的冰凉
只觉得
阿栓没有爸爸好玩
(六)期盼
没有男人的草原生活
有想不到的艰难
而吉丝汀娜
只能硬扛着向前
在期盼中
等待着
诺尔丹把艰难腰斩
(七)油画
由于高强度的劳作
吉丝汀娜的背有点驼
腿有些微微的罗圈
但也不难看出
曾经的美和动人
一双善良的大眼睛
在浓眉下格外有神
高条的鼻梁
洁白的牙齿
梳理干净的黑色大辫子
自然地束在
腰间的黑红色带子里
活脱脱的一幅
《裕固族少妇》的油画
(八)孤单
豺狼、恶风、暴雨
都是草原上的常客
这种客人的来访
带给吉丝汀娜的是
伤心的孤单
但无垠的草原
炼就了她
宽广的胸怀
机智的头脑
还有一身英雄般的气胆
(九)乌云
正午过后
西边一团乌云
不紧不慢地向羊群逼来
滚动的云头
活似凶猛的怪兽
变换着姿势
恐吓着胆小的人
(十)帐篷
吉丝汀娜已经搭好了
临时帐篷
阿栓和诺尔丹
享受着
帐篷里短暂的凉快
(十一)合作
突然间
吉丝汀娜用特有的声调
喊一嗓
阿———栓———
疯了似的阿栓
奔跑着
把羊群撵到帐篷附近
(十二)信号
乌云严严实实地
把弱小的帐篷连同羊群
吞噬在
狂燥的雨点中
而阿栓的几声尖叫
打乱了
吉丝汀娜的心绪
这种叫声
只有吉丝汀娜听得懂
羊出事了
———母羊要分娩了
(十三)救生
母羊身上的绒毛
因为雨水
紧紧地粘在身上
母羊没有力气站立
更不要说
抖落身上的雨水
只有侧卧着
粉红色的乳房
被雨点无情地击打着
显然疼极了
不时地颤抖着
吉丝汀娜跑过来
喘着粗气
快速地抱起母羊
顶着暴雨
吃力地钻到帐篷里
诺尔丹
早已被雨打蓬顶的响声
吓哭了
(十四)接生
看到母羊眼睛里
泛出的渴求和无奈
吉丝汀娜心疼地
为母羊忙着
母羊的叫声
一声比一声轻
还伴着哀伤的嘶哑
渐渐的
泪水代替了
眼睛里所有的内容
吉丝汀娜双手沾满了血
硬是把小羊羔
从母体里
扯了出来
(十五)挥别
幸好
小羊羔还活着
母羊的再次呼唤
期待着
小羊羔的回应
可终究没能等到
只有绝望的挥别
压在了
无有血色的舌头底下
冰凉地
抵在唇边
(十六)擦拭
小羊羔
从暴雨中来
凶险至极
分享了一杯
诺尔丹的奶粉
在吉丝汀娜的擦拭中
傻傻地
等待着
将来的生活
(十七)巡视
懂事的阿栓
顶着暴雨
在羊群的外围
巡视了一圈
满身的湿
分不清是汗液
还是雨水
(十八)告别
阿栓回到帐篷口
准备抖一下身子
看到面前的母羊
伤心地
显出了本性
狂叫着
抖了抖身子
四条爪子
狠狠地抓着草皮
飞起又落下的泥草
隐隐中
像出殡时
飞落的
纸钱
(十九)回归
乌云过后
暴雨自然停了
太阳羞红的脸
已是偏西
在晚归的牧歌中
阿栓拖着尾巴
撵着羊群
吉丝汀娜的背上
除了来时的行囊
还有婴儿背篓里的小羊羔和诺尔丹
咯咯咯……
咩咩咩……
伴着草原上的吉丝汀娜
踏上了回归的路

版权作品,未经《中文诗歌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编辑人:席迎春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评论(83人参与0条评论)
最新评价

晗蕤

发表作品:32 篇

注册时间:2020-03-25 20:19

作者等级:布衣 作者积分:101

发送消息加为好友
查看作者的专辑